TCL的新“航海”时代

来源:数字商业时代  日期:2016-12-23

1502763968137486.jpg

当传统企业纷纷祭起“互联网+”的大旗开始市场争夺的时候,TCL却巧妙的避开了对手们的凌厉攻势,借力“豪客互联”实现软硬件的“双龙出海”。

一年前,李东生从腾讯挖来了一位高管——孙良。在腾讯工作了7年多,曾是腾讯搜搜的创始人并拥有过亿级用户平台的运营管理经验,李东生同时也看重他在搜索引擎、搜索广告以及云计算方面的资深经历。一年后,孙良创办的豪客互联成为了TCL向“互联网+”转型的关键,并起到承载TCL所有互联网业务的作用。

“集团提出了’双+’转型的战略,即产品+服务、智能+互联网,对应到智能硬件和互联网服务衔接的配合关系。”孙良表示,这个过程中TCL希望把自己原来从单一卖硬件,转化为在用户使用硬件产品周期里做更多互联网运营。

而所谓的互联网运营就是TCL要做智能手机和智能电视上的应用及内容,但是,面对市场一片红海,TCL又将如何独善其身呢?孙良的答案是“出海”。根据TCL发布的公告,2015年其手机销量达8354.6万台,排在全球第五位,大部分在海外市场;2015年TCL LCD电视销量为1784万台,其中智能网络电视销量752万台。孙良透露,TCL电视出货一半在海外一半在国内,国内智能电视出货量排前三。

很明显,TCL能够承载互联网业务的产品大部分都销往海外,如果要搭载应用和服务,自然也是主要服务海外用户,而这也正是孙良棋高一筹的体现。


借豪客互联“双龙出海”

在孙良看来,“互联网+”的“出海”主要原因有两个:一是看到了互联网发展的红利基本在海外,比如说发展中国家,美洲、南美、印度、东南亚包括中东和MEA、非洲有很大的互联网人口红利;二是很多地域移动网络的发展水平可能是三四年前中国的情况,用户使用互联网习惯没有培养起来,处于早期,就有机会。

“中国不管是移动互联网还是PC互联网都是白日化的竞争,可以称之为’血海’。”孙良表示,目前,社交、工具、安全等应用产品被BAT、360、小米卡位得很好,而且国内不管是APP推广的成本,CPI的成本都很高。这也是TCL选择“出海”的一个潜在原因。

“15世纪有哥伦布、达伽马意大利、西班牙人出海抢市场,如今,我们面临这样的境地也需要去抢。”孙良表示,即便目前海外市场对TCL非常有利,但是仍然要“抢”,因为互联网时代一切的发展都会很快。

在孙良看来,中国企业有互联网的“狼性”,从全球看市值前10名的互联网公司里中国占一半,而中国整体互联网盈利和用户经营理念位于全球领先地位。“很多中国公司把先进的运营理念,狼性发展思路运用到海外出海,我们称之为’大航海’时代。”孙良认为,TCL的新航海时代来临,这一次他们要借硬件把互联网的经营思路带出去。


“诺曼底登陆”

关于具体的“出海”策略,孙良选择了“桥头堡”策略。也就是先有一款桥头堡应用,当这款应用登陆了大量的手机后,再用原生广告推荐其它产品,最后慢慢衍生出几款应用,跟桥头堡组成矩阵。

“我们会让工具型应用打头阵。”孙良认为,首先是因为内容、社交等方面的应用需要做很多的本地化,迎合本地用户的习惯才有可能成功,工具型应用则没有这方面的问题;另外,只要是智能手机用户,工具型应用几乎是不可或缺的,再结合流量导入,做成功的可能性就很高。

孙良对此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,他表示,互联网运营本质上不管是网站还是APP,本身都是做用户流量的经营,互联网公司立身之本一个叫用户的拉新,一个叫用户的流存,用户流存能力的提升就是为了降低用户的流失率,拉新是新用户的导入,最好的公司就是把用户拉新能力提升,提高用户留存以及用户生命周期价值管理,帮助公司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用户价值。

此前,有些业内人士认为海外工具市场红利已经收场。但是,通过大数据分析,孙良发现海外工具型产品有很大的市场以及不断被挖掘的人口红利。“如果在单极垄断或两极争雄市场环境下,互联网行业中第3名以后的企业发展渺茫,但从互联网大数据中反应出,在海外市场比如像阅读类,工具类的单个产品市场占有率并不高,现还处于诸侯混战阶段,因此会有更多的机会。”孙良分析道。

“工具产品是一种轻应用、轻运营的产品,产品具有全球普适痛点,海外有大量低端智能机市场,功能手机仍有过10亿的出货量,低端智能机在海外占比很高,不像中国和美国市场的情况。”孙良表示,从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,从低端智能机到高端智能机的更换过程中会有大量人口红利出现,对于TCL是一个很大的机会。


背后的“硬实力”

目前,孙良管理的“豪客互联”团队大部分都是来自BAT的中高层。所以,孙良认为“豪客”最大的优势是管理团队拥有丰富的过亿级产品运营的经验,商业变现的经验,以及游戏运营的经验。

当然,这个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团队更不乏大数据分析能力。“我们做决策不是拍脑袋出来的,孙良表示,豪客互联拥有覆盖10亿以上智能手机终端的第三方大数据平台,和千万级用户数据的分析能力,因此分析和得出结论的能力是比较理性和有前瞻性。

不仅如此,在国内,“豪客互联”也跟一些公司交换大数据,看国内新的APP如何衍生。“我们给自己定位是创业公司开始做起,逐渐变成中型、大型公司,而这都要依托于数据为王的方式做驱动战略制定。

据孙良透露,“豪客互联”还拥有一个投资团队。“一方面我们看一些产品,刚才讲想投资一些产品加入我们,我们也会做内部的PK,如果一款APP的效率和用户留存都比我们做得好,我们拿它的数据去看,如果内部做不过他们,我们把内部砍掉然后把这家公司收购过来,非常快速的投资决策过程。”在孙良看来,如果市场没有被垄断,没有单级、双级市场的话,“豪客互联”可以做很多冲锋的事情,依托自有硬件几千万的量,也会给“豪客互联”的拉新带来很大帮助。


从“微创新”到“颠覆”

面对创新的问题,孙良认为,“互联网行业里面有一个坑,就是不要憋大招,你开发了半年一年产品永远不能跟用户见面,我们通过跟用户不断的迭代发现我们微创新点在哪里,而且是根据区域市场特征来做的。”所以,他的观点是永远做微创新,当有了一定的积累后就可能形成“颠覆”的创新。

“今天我们看互联网的发展,其实很多创新是源自国外,但是中国人的特点就是把这些创新落实,所以我们做互联网会更细致。”孙良认为,“豪客互联”的发展也是这个道理。

孙良表示,豪客互联所做的应用都是免费的,未来其盈利模式会先从广告做起,接下来是游戏,往后还可能做支付、垂直电商等增值服务。

“现在谈商业模式还为时尚早。”按照孙良的规划,2016年他们要做的是基础建设,开发出一些应用矩阵,并强化一些桥头堡软件的优化;2017年会重点投入市场推广和产品的打磨;2018年则会建立起更庞大的过亿的用户规模,为下一步用户经营和商业变现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关于未来的目标,孙良表示,TCL有两个亿目标,一是在家庭互联网,比如智能电视、盒子,有一亿用户;二是在移动互联网有一个亿的用户。

“互联网里面有一个规则,互联网的价值跟用户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,当你比你的竞争对手多2倍的用户量,那么你的价值就是竞争对手的4倍。所以,只有用户数量足够大,我们才可以拿到足够的头部应用以及商业变现价值。“孙良如是说。

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