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来腾讯高管 TCL的软件业务要押注海外市场

来源:界面  日期:2016-12-16

1502764083117244.jpg

TCL虽然在国内并没有太大动静,但在海外市场,它L扩张的步伐从未停止过。下一步,这家公司想要押注的是软件。

今年6月,深圳豪客互联网有限公司完成注册(下称豪客互联),悄然成为TCL集团众多子公司中的一家。根据全国企业信息查询系统可知,该公司注册资本为5亿元人民币,法人代表为吴士宏,TCL董事长兼CEO李东生任董事。

仅就注册资本这一项,豪客互联获得的资金支持便高于TCL早年成立的家电、文化传媒、欢网科技等子公司。但在对外宣传方面,豪客互联成立后的半年时间里,TCL并未正式对外介绍过这家公司到底要做什么、怎么做、希望实现什么样的目标。

TCL在10月末发布的2016年三季报曾对豪客互联略有提及,称报告期内成立豪客互联网有限公司,专注于全球移动互联网应用及服务业务。“豪客公司基于TCL集团软硬件入口优势,围绕基础应用、优化清理、系统安全及内容服务等领域的应用开发,构建全球应用产品矩阵,并逐步拓展外部市场,快速提升可运营用户规模。”

也就是说,这家公司的主战场被放在了海外,而非国内。

豪客由英文HAWK(鹰)音译而来,与李东生所推崇的“鹰文化”一脉相承。孙良是豪客互联的CEO,同时兼任TCL集团副总裁和TCL互联网事业部总裁职务,加入TCL刚满一年。从隶属关系来看,豪客互联是TCL互联网事业部的下属公司。

此前孙良曾在腾讯工作了7年半,是腾讯搜索事业部的创始人。在其带领下,腾讯搜索SOSO团队完成了垂直搜索和网页搜索产品的自主研发,成为百度之后的国内第二大中文搜索引擎。

“但是再往后做会发现有瓶颈。我是一个喜欢有挑战的人,在BAT这样的公司工作挑战已经不大了。”孙良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未来BAT和很多中小型公司都会朝着生态的方向发展,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获取新用户的能力变弱。他希望能在上游领域去突破这种瓶颈,TCL刚好提供了他想要的平台。

与TCL旗下其他公司有所不同,豪客互联从团队搭建到运营方式,全部采用互联网化。核心成员大部分来自腾讯、百度、阿里、新浪微博等公司。在财务、投融资和人力资源管理方面也都聘请了具有互联网背景的人员。

过去两年,TCL一直在努力向“智能+互联网”与“产品+服务”的方向转型,不仅与乐视、腾讯合作共同研发产品,还与湖南卫视、东方卫视等中国主流卫视签订了电视社区合作协议,提供用户行为分析、节目测试、广告增强等服务。

孙良表示,像乐视、小米这样的公司不断用价格竞争冲击传统的硬件公司,如果TCL被动挨打不做转型,要么沦为产业链的棋子,要么可能完全消亡。“转型是迫不得已。”他强调。

商业历史上,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发生。像阿尔卡特、朗讯、诺基亚等等,在2000年左右拥有全球高市值的硬件公司都成为了“历史”。随之而起的是谷歌、Facebook、中国的BAT这样的互联网公司。“BAT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即触达用户的能力很强。这刚好是阿尔卡特这些公司的弱项。”孙良认为,通过控制上游产业链,进而把控用户是硬件厂商转型的必经之路。

豪客互联想要从工具类软件着手,包括浏览器、杀毒软件、流量优化、云平台等,去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争夺入口。

“互联网本质上是用户流量经营,要看用户导入和流失数据。通常会比较担心流失率高于拉新率。在拉新能力方面,谷歌是最好的案例。”孙良说,谷歌聪明之处在于提供了免费的安卓操作系统。虽然表面免费,但在使用时需要通过谷歌的操作系统认证,绑定文件夹。这当中有很多谷歌的入口级应用,也恰恰是谷歌产生收入和加强用户控制力的应用。

TCL也希望从上述角度去布局。此前这家公司在硬件制造方面积累了多年经验,在海外市场拥有不少用户,但在硬件上游的服务应用方面没有什么吸引力。

TCL预测2015年到2020年,在线服务的体量会从3.46亿美元上涨到5.8万亿美元,东南亚、南美、印度、中东等地将拥有未来互联网市场的发展红利。这些地区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情况很像三四年前的中国。

这也是很多中国软件公司选择出海的原因。

在一份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报告中,中国出海工具类APP用户综合占全球同类APP的比例最高,达到52%。其次为摄影和效率类,分别为33%和38%。

另一方面,则是为了避免国内白热化竞争所带来的巨额推广成本。孙良认为即使是从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去抢用户,所需成本也比国内低。“在国内市场做不是不可以,但需要很多年的市场培育,我们耗不起。我们要考虑是投一堆小公司在大市场中去搏杀,还是结合自己的硬件优势去做生态布局,这是不太一样的。”他表示。

也因此,豪客互联将业务范围锁定在海外,借助TCL已有的智能硬件用抢夺用户。

TCL三季报显示,截至今年9月30日,其移动互联网应用平台累计激活用户数达4101万,月活跃用户1366万,应用累计下载量4.28亿次。尽管TCL通讯在国内错失阵地,前三季度销售量大幅下滑62.4%,但海外市场下滑幅度较小,为5.2%,前9月卖出4790万台移动设备。

在豪客互联之前,已经有猎豹这样的公司提前出海,占据了相当数量的市场空间。在时间和市场开拓方面,豪客互联的进入似乎都有些太晚了。但孙良认为切分到具体领域,不同类型的软件多处于混战状态,很难有一款实现真正的垄断,“我们是有机会去突破的。”

孙良不愿详细说明目前豪客互联的产品做到哪一步,但其强调已经做出了五六款产品,从中挑选一两款主推。在获得一定市场肯定之后,再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和相关数据,考虑下一步做哪些针对性的应用产品。未来所有TCL海外发布的手机都会内置这些应用。

除了自己研发应用,豪客互联还组建了投资团队,通过收购的方式完善产品线。“我们内部也会做一些PK,如果能够做的比目标公司更好更快就自己做,不行就买下来。”孙良说道。

从发展路径上来,豪客互联想要走的是BAT在国内走过的路,通过工具型应用获取大量的用户基数,此后再延伸出其他应用,高频服务用来强化用户黏性,低频服务则用来赚钱。这家公司并不想将这些应用做得多么炫酷、具有颠覆性,主要通过微创新的方式不断使产品迭代更新。

此外,这家公司也计划通过内容合作的方式来黏住更多用户。毕竟再好用的手机,如果没有好的内容很快会被用户舍弃。

对于豪客互联而言,目前最大的挑战是自身能力和成熟度的提升,是否能够赶上市场发展的速度。孙良清楚,留给豪客互联的时间窗口也就三到四年。如果不能在有效时间内推出强有力的产品,那么就很难大量获得用户,很难在市场上有很大突破。

更多资讯